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2-05-22  浏览刺次数:


  自2013年中国向世界发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以来,“一带一路”建设在探索中前进、在发展中完善、在合作中成长,建设的进度和成果都远远超出预期。随着“一带一路”的“朋友圈”越来越大,“一带一路”建设已成为化理念为行动、变梦想为现实的重大国际合作倡议。4月24日至4月28日,《经济日报》从政策、贸易、金融、设施和民心五个层面,以专版形式推出“一带一路”特别报道,为读者展示“一带一路”建设的最新进展和成果。

  从“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到早期收获的实现,再到相关理念与制度的构建,3年多来,这个吸引着全球目光、承载重大使命的宏大构想,实现路径越发清晰,也收获了越来越多的认可和赞誉。

  2013年9月7日,国家主席习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时首次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设想,并倡导“以点带面,从线到片,逐步形成区域大合作”;同年10月3日,习主席在印尼国会发表演讲时又提出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新概念,由此拉开了“一带一路”建设的序幕。

  将自身发展与世界其他地区发展紧密相连,互通有无、互相促进继而实现共赢,这不仅是中国人民的诉求,也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人民的诉求。“一带一路”倡议作为中国谋求更高层次对外开放的战略抉择,已成为中国在参与全球治理中中国智慧和方案的集中体现。

  作为我国对外开放的总体战略部署之一,“一带一路”建设与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共同构成了中国经济空间优化的三大战略。与以往国际经济合作形式相比,“一带一路”内容更丰富、内涵更深远,特别是在强调丝绸之路经济带合作“五通”模式时,将政策沟通列在首位,这是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基础和保障。

  “事实上,‘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发展水平不同,利益诉求也较为多元,加强政府间合作、做好政策交流对接,是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保障。”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该负责人表示,“政策沟通”将以高层互访为引领,一方面通过加强政府间合作,着力推进双边、多边合作,增进政治互信,积极构建多层次政府间政策交流机制和联动机制;另一方面也通过政策对话和协商,深化经济合作,增进政治互信,力求达成合作新共识。

  “沿线各国可以就经济发展战略和对策充分交流对接,本着求同存异的理念,共同制定推进区域合作的规划和措施,及时协商解决合作中出现的问题,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对外经贸大学全球化与中国现代化问题研究所所长王志民表示,政策沟通的目的在于增进共识,构建政府间多层次经济战略、宏观政策、重大规划等对接的良好机制,形成更为巩固的“命运共同体”。

  在参与全球化的进程中,中国的角色正发生深刻变化——从全球化的追随者、参与者,成长为推动者、倡导者和引领者。在这关键节点上,“一带一路”倡议顺势而出,为全球化进程放缓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解决方案。

  在丝路基金董事长金琦看来,“政策沟通”体现在三个方面,即国际层面的广泛共识、政府层面的战略对接和企业家层面的创新与合作。“‘一带一路’建设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发挥各国的比较优势,这不仅需要各国政府制定战略规划,更需要通过建立双边多边框架,完善制度设计,加快产业结构的调整升级。”金琦说。

  2016年9月13日,《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规划纲要》正式公布。作为“一带一路”框架下首个多边合作规划纲要,明确了中蒙俄三方合作的具体内容、资金来源和实施机制,商定了一批重点合作项目,提出了充分发挥各地比较优势,优先推进三国毗邻地区次区域合作。

  “三国国土面积占全球的21%,人口占20.7%,GDP占16.6%,其合作将对区域发展乃至全球经济走势产生深远影响。”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作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六大国际经济合作走廊之一,共建中蒙俄经济走廊将有利于增强协同发展能力,在更大范围内激发经济增长活力,释放出更多的制度合作红利。

  据悉,“一带一路”建设启动之初,中国政府就成立了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指导和协调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此外,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还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和行动》,提出了共建“一带一路”的顶层设计框架。3年来,中国与沿线国家不断推进合作,积极利用现有双多边合作机制,有力推动了区域与跨区域合作。

  “‘一带一路’建设进展是快速的,成果好于预期。”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已经得到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响应和支持,先后与沿线份政府间合作协议,以及70多份与包括一些国际组织在内的部门间合作协议,联合国大会、安理会、亚太经合组织、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等相关决议和文件都纳入或体现了“一带一路”建设内容。

  据介绍,除共建中蒙俄经济走廊外,“一带一路”建设还与哈萨克斯坦的“光明之路”等实现了对接合作,与欧盟的“容克投资计划”等达成对接共识。2016年,“一带一路”还实现了与沙特阿拉伯的“2030愿景”、埃及的“振兴计划”、伊朗的四大走廊及跨境走廊对接,并积极推动“一带一路”同捷克、波兰、乌兹别克斯坦、文莱等国及欧亚经济联盟的发展战略对接。

  尽管“一带一路”的“朋友圈”在不断扩大,建设成果也惠及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但“一带一路”建设依然面临着诸如意识形态分歧、人力成本高企、贸易壁垒增加等风险与挑战,客观上需要进一步提升和改善政策沟通的深度、广度乃至具体形式。

  正因为此,“一带一路”建设3年多来规格最高的论坛活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被国际社会各方寄予了厚望。据悉,论坛将在总结“一带一路”建设积极进展、展现早期重要收获成果的基础上,共商下一阶段合作举措,力求通过加强各方战略对接,深化合作共赢,实现联动发展。

  “期待各方一道,共商合作大计,共建合作平台,共享合作成果,为解决当前世界和区域经济面临的问题寻找方案,为实现联动发展注入新能量,让‘一带一路’建设更好地造福各国人民。”论坛筹备工作负责人、国务委员杨洁篪在接受采访时说。

  据悉,中国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首倡者,下一步将与沿线国家一起,在现有各类机制平台的“瓶子”中装入“一带一路”的“新酒”,推动相关重点领域和合作的深入开展,注重发挥全球各类多边、双边和区域、次区域合作机制的作用,在提升分工效率、降低贸易壁垒、优化投资环境的基础上,促进各方发展互为依托、相向而行。

  在机制方面,中国将在平等协商、互利共赢的前提下,积极推动与有关国家签署“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或双边合作规划编制,不断完善双边工作机制,细化共建“一带一路”的方案和路线图,并以此为起点,推动共建一批合作示范项目,让双边合作沿着“一带一路”迈入更加科学化、规范化的“快车道”。

  与此同时,中国还将继续发挥好博鳌亚洲论坛、中国—东盟博览会、中国—亚欧博览会、欧亚经济论坛、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以及中国—南亚博览会、中阿博览会、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前海合作论坛等平台的建设性作用,更加重视各类智库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的智力支撑作用。

  今年2月10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首次被写入联合国决议中,此前的第71届联合国大会上,193个会员国一致赞同将“一带一路”倡议载入联大决议。对此,专家表示,这充分体现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全球治理理念的认同与支持,“一带一路”不是中国一家“独唱”,它演绎的将是更为美妙动听的“大合唱”。

  【贸易畅通:中企“一带一路”沿线年多来,‘一带一路’的合作成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在今年两会期间的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部长钟山在回答有关“一带一路”经贸合作领域时指出,“一带一路”是习主席提出的重大合作倡议,是促进全球经济发展的中国方案,体现了中国负责任的大国担当。“3年多来,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响应,50多个国家与我国签署了相关合作协议。”

  贸易畅通,是“一带一路”倡导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等核心内容中的重要一环。“一带一路”建设推进的3年多来,我国与沿线有关国家和地区的贸易增速超过我国对外贸易的总体增速。双向投资也在不断增长,沿线国家已经成为我国对外投资的重要目的地。“贸易畅通”正有序推进,取得丰硕成果。

  “丝绸之路,首先是贸易之路,经贸合作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内容,贸易畅通重点在建立便利化的体制机制。”商务部研究院产业国际化战略研究所副主任祁欣告诉《经济日报》记者,商务部去年的数据显示,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亿美元。中国企业已经在沿线个经贸合作区,累计投资超过185亿美元,为东道国增加了近11亿美元的税收和近18万个就业岗位。一批重大基础设施项目稳步推进,“中国制造”“中国建造”“中国服务”受到越来越多沿线国家欢迎。同样,沿线国家的产品、服务、技术、资本正在源源不断地进入中国。

  祁欣表示,过去3年多来,“一带一路”在贸易畅通方面的突出成果,重点表现在促进贸易往来和拓展双向投资方面。促进贸易往来方面,我国积极完善贸易投资促进政策和便利化措施,扩大相互市场开放,利用出口信贷、出口信用保险等政策支持大型成套设备出口,积极扩大自沿线国家进口,发展跨境电子商务,支持中欧班列有序发展,并将提升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合作水平列为《对外贸易发展“十三五”规划》八大任务之一。在国际市场需求持续低迷情况下,2016年我国与沿线%,约占我国进出口贸易总额的25.9%。其中,出口3.8万亿元,同比增长0.7%;进口2.4万亿元,同比增长0.5%。

  2016年,我国企业共对“一带一路”沿线个国家进行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45.3亿美元,同比下降2%,占同期总额的8.5%,主要流向新加坡、印尼、印度、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在沿线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项目合同8158份,新签合同额1260.3亿美元,占同期我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51.6%,同比增长36%;完成营业额759.7亿美元,占同期总额47.7%,同比增长9.7%。

  4月12日在北京举行的第八届国际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高峰论坛上,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副会长于晓虹提出,“一带一路”与非洲《2063议程》的对接问题值得关注,期望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带动非洲工业化。

  有关“一带一路”与非洲《2063年议程》的对接问题,已不是首次提出。近年来,非洲各国政府在制定基础设施整体规划时普遍注重与本国工业化发展相结合。在非盟制定的《2063议程》中,对下一步非洲的工业化、一体化作了详细规划,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期望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带动相关产业发展,在实现经济转型发展目标的同时,推动自身工业化发展进程。非洲是中国对外承包工程业务的重要市场。

  在推进战略机制对接方面,我国充分利用双边经贸联委会、混委会等现有机制及区域次区域合作平台,发挥驻外经商机构作用,成功就“一带一路”建设同欧盟“容克投资计划”、蒙古“草原之路”、柬埔寨“四角战略”、老挝“变陆锁国为陆联国”等战略对接达成共识,完成了与东盟自贸区升级谈判,积极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推进与马尔代夫自贸区谈判,启动与海合会、以色列等自贸区谈判,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同捷克、波兰、乌兹别克斯坦、文莱等国以及欧亚经济联盟发展战略对接。

  今年5月份,“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即将举行。论坛期间举行的贸易畅通平行主题会议尤其令人瞩目。当前,扩大经贸合作是“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共同愿望。各方尤其关心的是,下一步在贸易畅通方面重点推进的内容有哪些?我国与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对接重点在哪里?

  “在‘一带一路’建设持续推进过程中,我国要继续推进贸易便利化,培育新的贸易与投资支撑点。”祁欣表示,我国将要逐步建立政策、通关、信息、监管、司法等信息互通协调机制,根据国别区域特点制定差异化的贸易便利化措施,降低贸易成本,缓解贸易下行压力。此外,还要优化贸易结构,优进优出,扩大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等优势产品出口,用中国大型成套设备、技术、服务和标准助推沿线国家经济发展。要创新贸易方式,搭建更多跨境电商交易平台和区域营销网络,加大物流基础设施投资力度,以“物流畅通”促“贸易畅通”。

  同时,加强贸易与投资有效互动,综合运用“两优贷款”及援外资金,实现“三外”并举,在扩大产品进出口基础上推动产业出口,鼓励支持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高技术水平的轨道交通、工程机械、核电发电等行业对沿线国家投资。要建立企业海外投资支撑体系,灵活运用境外经贸合作区、跨境经济合作区、边境经济合作区等平台为企业对外投资铺路搭桥,扩大全球市场反哺国内发展。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以多边金融机构、我国政策性和开发性金融机构为主导,以市场化运作的丝路基金、商业银行等协同支持的金融合作网络正在形成。与此同时,人民币国际化稳步推进、金融市场双向开放步伐加快,这为进一步巩固和加深“一带一路”沿线货币流通提供了更加有力的保障。

  资金融通是金融的本质,“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的长期、巨额投融资需求,需要充分发挥金融的作用。“一带一路”沿线不少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普遍欠发达,金融实力也相对薄弱,基建领域资金需求迫切。

  当前,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的金融合作网络正在形成。截至2016年底,国开行在“一带一路”沿线亿美元,项目涵盖基础设施、产能合作、金融合作等领域。去年全年,进出口银行支持“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项目603个,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3%,“走出去”贷款项目208个,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7%。

  说起“一带一路”上的金融合作网,丝路基金不得不提。2014年12月份成立之时,丝路基金的宗旨正是服务“一带一路”、促进互联互通。成立以来,丝路基金推进了一批关键项目落地。2015年,刚刚成立的丝路基金就做了三件“大事”:支持三峡集团在巴基斯坦等南亚国家投资建设水电站等清洁能源、支持中国化工集团并购意大利倍耐力轮胎公司、参与俄罗斯亚马尔液化天然气一体化项目的投融资。

  大型中资银行,尤其是国际化程度较高的银行能够提供跨境清算、结算、企业投融资等全方位金融服务。目前,共有10家左右商业银行在沿线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超过56家一级分支机构,业务遍及亚、非、欧多个国家和地区,涵盖电力、交通、油气、矿产、电信、机械、园区建设、农业等行业,基本实现了对“一带一路”重点行业的全覆盖。

  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稳步推进,逐步巩固和加深了“一带一路”沿线区域之间的货币流通,成为政策沟通、道路连通、贸易畅通、民心相通的基础。

  近年来,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需求迅速增长,对金融基础设施的要求越来越高。因此,我国也致力于加快相关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步伐。2015年10月8日,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一期成功上线。该系统支持跨境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结算、跨境直接投资、跨境融资和跨境个人汇款等业务,有助于降低人民币跨境支付成本,对实体经济及企业“走出去”产生了积极影响。

  更引人瞩目的是,2016年10月1日起,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这也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的重要里程碑。宗良认为,目前人民币国际化已初见成效,人民币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间的流通和使用,形成了闭环流转,低风险低成本的优势,必将给沿线各国带来更多便利和优惠。

  从“熊猫债”、“点心债”到沪港通、深港通,再到多个离岸人民币中心的建立,我国金融市场开放进一步深化,为“一带一路”货币流通提供了更好保障。

  2005年,国际金融公司和亚洲开发银行在我国银行间债市发行首只“熊猫债”。2015年至2016年初,汇丰银行、中银香港等境外金融机构以及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等陆续在我国债市成功发行了人民币债券,掀起了“熊猫债”发行的热潮。联合资信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债市共有29家主体累计发行“熊猫债”62期,发行总额达1274.40亿元。与此同时,“点心债”市场迅速拓展,2014年和2015年发行量分别达到2542亿元和1160亿元。

  近年来,中国资本项目开放也在稳步推进。上个世纪末,中国已经实现了经常项目完全可兑换;本世纪初以来,资本账户可兑换程度逐步提高,直接投资项下实现基本可兑换;通过通道开放的方式稳步推进证券投资项下可兑换,包括QFII、RQFII、QDII、RQDII、沪港通、深港通等。截至2016年11月28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共批准175家境外机构5237.75亿元人民币RQFII额度;已有18个国家和地区获得RQFII试点资格,总投资额度达1.51万亿元。

  ”沿线多个运输协定】近日,交通运输部发布消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3年多来,我国已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中国—东盟海运协定》等130多个双边和区域运输协定,涉及铁路、公路、海运、航空和邮政等多个方面,各项建设取得了积极进展。

  4月21日,首列中欧(厦门—莫斯科)直达班列从厦门自贸片区东孚站开出驶往莫斯科。该班列此次搭载40个货柜,货值36.3万美元。这是厦门第一趟直达俄罗斯的中欧快速货运班列。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3年多来,交通运输部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利用既有机制平台,推动共识和规划标准对接。亚太经社会交通部长会议通过了《亚太地区可持续交通互联互通部长宣言》及其5年行动计划;中国—中东欧国家主管部门达成了关于设立中国—中东欧海运合作秘书处的共识,并签署了有关谅解备忘录。中国与沿线有关国家制定了中亚区域交通发展战略、大湄公河次区域交通发展战略,与东盟签署了有关交通规划对接和技术合作文件。目前,我国已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了包括《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中国—东盟海运协定》等130多个涉及铁路、公路、海运、航空和邮政的双边和区域运输协定。

  近日,巴基斯坦计划发展部长伊克巴尔在瓜达尔举行的一场研讨会上表示,中巴经济走廊是自然赋予的礼物,是使巴基斯坦通向繁荣、和平的大道。中巴经济走廊使世界改变了对巴基斯坦的认知。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政府和中国许多企业,为巴基斯坦的建设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增进了两国友谊。

  中蒙俄经济走廊方向,中俄完成了关于建设黑河界河公路桥、黑河跨境索道协定的谈判和签署工作,两国有关跨境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取得了积极进展,同江铁路桥俄方侧建设取得实质性进展,黑河界河公路桥正式开工;中蒙俄完成了《沿亚洲公路网政府间国际道路运输协定》的签署工作,并组织开展了三国卡车试运行活动;在既有铁路合作文件基础上,中蒙双方磋商后续行动计划,中蒙俄启动铁路通道研究工作。

  在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方向,完成了对中欧陆海快线、中欧集装箱班列等中欧运输线路的比较研究,编制了《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中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优先行动清单;中国企业参与了拉脱维亚里加港码头改造、塞尔维亚高速公路等项目;中欧班列成功开展国际铁路运邮测试,并在此基础上确定了国际铁路运邮单式,为相关国际组织制定国际铁路邮件运输规则和安全便利化措施提供了数据和经验。

  在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方向,推进《中亚区域运输与贸易便利化战略(2020)》运输走廊建设中期规划有序实施;完成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的制定、谈判、签署和生效工作;开展了与中亚有关国家国际道路运输协议谈判,签订了《中哈俄国际道路临时过境货物运输协议》并组织开展了试运行活动。

  在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方向,雅万高铁、中泰铁路、中老铁路、马新高铁和马来西亚南部铁路等一批高铁和铁路建设合作项目取得阶段性成果;完成了《大湄公河次区域交通发展战略规划(2006—2015)》的实施工作,初步形成了该次区域9大交通走廊;《大湄公河次区域便利货物及人员跨境运输协定》的实施和修订工作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各国达成了新的便利化措施和实施时间表;启动了中老缅泰澜沧江—湄公河国际航道二期整治前期工作;中越北仑河二桥主体建设顺利完工。

  最近,“一带一路”重点交通项目蒙内铁路备受关注。蒙内铁路是肯尼亚百年来建设的首条新铁路,更受关注的是铁路建设全部采取中国技术标准。

  专家指出,中国交通建设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呈现出新特点。首先,逐步迈向高端,从过去简单承包施工“走出去”,逐步转变为撬动技术、标准和装备“走出去”。其次,合作领域不断拓展,从过去专一的设施建设转向园区综合开发。同时,合作方式日趋多元化,从传统的劳务输出、工程承包逐步转向投资、建设和运营一体化运作。

  吴春耕表示,下一步,交通运输部将进一步扩大深化合作共识,推进交通规划与标准对接,推动陆上运输通道建设,改善沿线国际运输便利化环境和条件,推动海上互联互通。具体包括:做好“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支持和参与工作,办好加快设施联通主题平行会议,进一步推动与沿线国家就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形成更广泛更深入的合作共识;加快推进重点项目建设,尽早惠及沿线国家经济发展与民生福祉,发挥示范引领效应;充分利用现有合作机制,加强与有关国家的沟通协调,提高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水平;提升国内沿海港口的对外门户功能,畅通国际陆水联运通道,深化与相关国家在海上运输和港口建设经营方面的合作。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千百年来古老的丝绸之路,沟通了东西方文化,交融了多元文明,尽管历经千年沧桑,其璀璨和辉煌依旧沉淀在沿线各国民众心中。如今,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下,我国与沿线国家的旅游文化交流机制日趋完善,一座“民心相通之桥”正在沿线国家之间搭建起来,沿线人民的心更近了、情更深了、人更亲了。

  发展旅游可以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民心相通。北京联合大学中国旅游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曾博伟认为,旅游业要服务“一带一路”建设,要成为各国民心的纽带。通过发展旅游,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中国之间,真正形成一种文化的共通点和经济的共同点,进而形成命运共同体。

  “一带一路”是世界上最具活力和潜力的黄金旅游之路,涉及约65个国家,总人口44亿,生产总值21万亿美元,分别占全球的62.5%和28.6%。据测算,中国与丝路沿线国家双向旅游交流已超过2500万人次。目前,“一带一路”沿线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中国公民出境旅游目的地,占我国公民出境旅游目的地总数的37%。

  “旅游已经成为一种全球现象,在国际政治、经济、文化交流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秘书长塔勒布·瑞法依瑞评价旅游在丝绸之路振兴中的作用时说,丝绸之路不仅是连接东西方的贸易之路,同时也是促进文化、艺术、宗教交流沟通的桥梁。旅游是民心相通最好的支撑点和平台,通过密集的旅游活动,为“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提供了民间亲近、国家间认可、互惠互利的可能。

  目前,我国已建立起中国-东盟、中国-欧盟、中俄等一系列多双边旅游合作机制,创造了中国-东盟博览会旅游展、“敦煌行·丝绸之路国际旅游节”等国际旅游会展品牌,开展了中韩旅游年、中印旅游年、中国-中东欧国家旅游合作促进年等国家间旅游合作活动。香港六会彩开奖现场下载。2015年6月份,我国与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共同举办了丝绸之路旅游部长会议暨第七届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丝绸之路旅游国际大会。与此同时,我国持续加大在日本、韩国、东南亚、港澳台地区及部分欧美国家旅游推广宣传力度,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一带一路”旅游品牌。

  在旅游互动的同时,文化交流与合作也全面展开。中央党校文史部教授范玉刚表示,古代丝绸之路凝结了沿线沿岸国家共同的历史记忆和文化符号,为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作出了卓越贡献。如今,中国将以文化为媒,带动民心相通,从而夯实各国的心理基础。

  在文化贸易领域,围绕演艺、电影、电视、广播、音乐、动漫、游戏、游艺、数字文化、创意设计、文化科技装备、艺术品及授权产品等领域,开拓完善国际合作渠道;推广民族文化品牌,鼓励文化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投资;鼓励国有企业及社会资本参与“一带一路”沿线文化贸易,依托国家对外文化贸易基地,推动骨干和中小文化企业的联动整合、融合创新,带动文化生产与消费良性互动。

  文化部“一带一路”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谢金英表示,文化部目前正在积极推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共同建立五大联盟,即“丝绸之路国际剧院联盟”“丝绸之路国际图书馆联盟”“丝绸之路国际博物馆联盟”“丝绸之路国际美术馆联盟”和“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联盟”。其中,“丝绸之路国际剧院联盟”已于2016年10月份由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牵头成立。“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联盟”也于2015年10月份由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牵头成立。

  无论经济往来还是文化交流,语言相通是重中之重。语言先行有利于打破藩篱,让交流直抵人心。

  记者了解到,在哈萨克斯坦,全国总人口才1700万,到中国留学学习汉语的就有1万多人。在俄罗斯,汉语专业大受欢迎,就业情况良好。很多俄罗斯家长认为,学好汉语等于有了“铁饭碗”。在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与中国合作开展的汉语教学活动已开花结果,很多人从事和汉语相关的工作……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