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07-15  浏览刺次数:


  儿子婚后不幸突发疾病入院,后被鉴定为器质性意识障碍,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儿媳以家中有两个月大幼儿需要照料为由,给予婆婆10万元后便不再负担。在花费近20万元后,婆婆以夫妻间有相互扶养义务,儿子所花费医疗费属于夫妻间共同债务为由,将儿媳告上法庭,要求返还治疗费用。

  刘某一家住在天津蓟州区。2017年12月29日,刘某因突发脑出血住院,因病情严重,被鉴定为器质性意识障碍,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

  据悉,为了给丈夫治疗,妻子武某从病发至2018年3月26日,共支付15万余元的医疗费、护理费。2018年3月24日,武某在给了婆婆李某10万元后,出具了一张字条称“因自己一人抚养孩子,对丈夫后期的治疗费用无力且不能承担”,便未再承担丈夫的治疗费用。www.13530.com,在该张字条上,婆婆李某也写到:“我已知情”。之后,继续为刘某治疗的费用,便由李某一人承担。

  据了解,在接下来的治疗中,李某为救治儿子,从2018年3月26日至2020年5月5日,花费医疗费、护理费、住院费、器材费等各项费用共计19万余元。

  期间(2019年5月29日),儿媳武某曾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后中止审理)。几天后,婆婆李某出具借据一张,以儿子、儿媳曾为购房向她借款15万未偿还为由,同样诉至法院,法院判决儿媳、儿子刘某共同偿还这笔借款。2019年7月4日,婆婆李某又以要求儿子、儿媳偿还她为儿子垫付的医疗费、护理费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中,法院认为,刘某生病后,母亲李某无私奉献,体现了高尚道德品质和家庭成员间的相互帮助。妻子武某细心照顾陪护,支付了部分治疗费用,履行了夫妻之间的相互抚养义务。

  但随着治疗费用越来越多,武某以经济能力有限且需独自抚养孩子为由,向李某支付10万元后便不再承担丈夫的后续治疗费用,也未再照顾丈夫。

  法院认为,武某作为刘某的配偶及法定监护人,仍应履行夫妻之间的相互扶养义务,并负担治疗等费用。

  本案中,对于母亲李某为儿子治病所支付的医疗费、护理费、养老医疗保险费等费用,儿媳武某应分担并予以返还。考虑到现在武某独自抚养孩子,也需要一定的开支,因此一审法院酌定儿媳武某返还婆婆为其丈夫所支付的一半费用,即9万7千余元。

  她认为,婆婆李某自愿为儿子刘某治病,所开支的费用是对儿子刘某的赠与,不是借款,且自己在丈夫生病后,也支出近30万用于丈夫的治疗,后因自己实在无力承担,且需照顾两个月大的孩子,从而与婆婆达成一致,在给婆婆给付10万元后,丈夫后期的治疗就由婆婆负责。

  她认为,婆婆为儿子所花的治疗费用是自愿行为,且所争议的款项并不是用于家庭生活,因此,此笔费用不是她与丈夫的夫妻共同债务。

  婆婆李某则不同意儿媳的说法。她认为,当时在字条上签署“我已知情”并不是双方的协议,只是儿媳单方面的告知,“后期怎么办并未约定,我也只是签字表示知情。高手世家神算网为您免费提供,”

  她认为,父母对子女的抚养义务只在18周岁之前,成家之后生老病死是家庭义务。儿媳掌管大量家庭财产,虽然为儿子治病支付了一些,但仍然有大量剩余。夫妻间有相互扶养义务,儿媳的行为应视为遗弃,且自己为儿子支付的医疗费用等也不是赠与,“本人也从未作出赠与的表示。”因此,儿媳对夫妻共同债务有偿还义务。

  二审中,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法律规定,夫妻有相互扶养的义务,夫妻间应当互相关爱,家庭成员间亦应敬老爱幼、互相帮助。

  现武某之夫、李某之子刘某因病支出较大医疗费用,武某、李某无论基于法理或情理均应倾力救助。李某为刘某支出医药费等款项共计19万余元,武某作为刘某的妻子,应承担救助的法定义务。同时,武某作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刘某的共有家庭财产的管理人,也应承担一定返还责任。

  二审法院认为,一审中,法院考虑武某生活和经济能力现状,秉承公序良俗的原则,酌定武某返还部分,另一部分认定由李某分担,其分析及论证结果是正确的。武某主张李某垫付费用性质是赠与,没有事实依据,主张不返还护理费和养老医疗保险费,理由也不充分。因此,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最终驳回了武某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